视频|探秘越剧小镇丨50亿投资,戏剧文化旅游箭在弦上

编辑:小豹子/2018-10-31 17:16

  “喜鹊满树喳喳叫,向你梁兄报喜来。弟兄二人出门来,门前喜鹊成双对……”浙江省嵊州甘霖镇施家岙村的古戏台上,娘家戏班正在排演越剧经典选段《十八相送》。

  历史:女子越剧发源地

  2006年建班至今,施家岙的娘家戏班在“女子越剧诞生地”的光环之下,日渐远近闻名。台上唱念做打,是每月拿补助金的娘家戏班;戏班成员有家庭妇女、个体商户、退休教师,曾经一度维持着半农半演的生活状态。台下或站、或坐,闲散听戏的,大抵是嵊州一带的戏迷、游客。

  这个周末,家住嵊州的吴诚波领着孩子来看娘家戏班的演出。“过年过节村子里一般都是要请戏班过来唱戏的。广场上唱的都是越剧,平常听的最多的也是越剧了,就像我们平常人听流行歌曲一样。”对很多嵊州人来说,越剧是生活的日常,再熟悉不过。

  沈红雨来娘家戏班前,是家庭主妇,她和婆婆都很喜欢唱越剧。茶余饭后,家务、工作之余,她会搬出戏本,和邻居、婆婆唱一折老戏。“唱唱越剧开心,我们嵊州就是每个人都会唱几句。”在施家岙,有能力登台献唱的票友级主妇不在少数。

  石德灿退休后,进娘家戏班做了三弦手。戏班里,他最年长,也最通晓越剧的前世今生。“我们是女子越剧诞生这个地方,男子越剧112年,我们这里九十五年,再过五年就一百年了。”

  娘家戏班三弦师傅石德灿

  李志是古建筑监理,两年前,他跟着“越剧小镇”项目住进了施家岙。每逢周末,或傍晚下班时间,他就会闲逛到古戏台或者村民家里,听听越剧,聊聊村里老建筑的历史。“越剧腔柔,有山水之韵好像是。我喜欢听越剧!”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就在诗人李白笔下的“剡溪”上游——澄潭江两岸,上个世纪初期,“落地唱书”诞生了越剧。借由长江三角洲的地缘优势,大批越剧戏班、演员从这里顺流而下,登上了上海、杭州的舞台。在这群人中,家住施家岙的商人王金水,依据上海观众的审美需求,聘请男班演员金荣水,返回家乡,创办了历史上第一副越剧女班。

  “红台串过之后在当地演了一段时间,然后再到上海。上海升平歌舞台挂出了绍兴文武女班的牌子。它演了一段时间。”石德灿说起这段历史,神色间有几分自豪。破除“女子不得登台唱戏”的陈规旧俗,从上海闯荡荣归故里的女子小歌班,登演这宗祠“绳武堂”里的古戏台,女子越剧不但被村民接受,而且声名鹊起,备受青睐,四乡八镇竞相效仿。

  嵊州走出越剧十姐妹

  “这一代伟大的了不起的是这些十姐妹,就从这条剡溪划着竹排,十几岁开始闯荡上海,闯荡了近三十年,不断地演出,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吸收,不断地归纳,最后有了越剧形态。” 郭小男的妻子茅威涛正是“越剧十姐妹”中尹桂芳的弟子。一样是整整三十年光阴,妻子在越剧舞台上扮演着男小生,郭小男也几乎把精力都放到传统戏剧的导演、编剧工作上。

  巧合:乡贤请回戏剧人

  “无论是嵊州市委市政府还是宋卫平先生本人,因为他是出资人,我们计划大概是五十个亿的投资。一年的时间,我们已经铺开了全部的建设。大概今年年底我们就要有四分之一的圆区就要开业,天下第一团第一个亮相。”也许是历史的巧合,王金水携手金荣水创办越剧女班;九十五年后,在施家岙,嵊州籍企业家宋卫平聘请来戏剧导演郭小男,执掌嵊州市越剧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剧小镇文旅公司)。

  郭小男导演接受专访

  “回归到越剧原乡,踏踏实实地做一些和戏剧本体有关的事,为中国戏剧发展做点实实在在的事。”这是郭小男的初衷。而宋卫平理想中,“我们戏剧小镇,它应该是菜园子、戏台子、好房子,还有新五子登科,最后是好日子。”两人一拍即合。

  在筹备多年后,2017年8月,“越剧小镇”项目和越剧小镇文旅公司同时对外发布。这意味着,未来几十年,在施家岙,宋卫平的企业可以直接支配经由整合、招投标的3.68平方公里的土地资源;而郭小男可以善加开发的,除了百年的越剧、千年的剡溪唐诗、新石器时代的小黄山遗址等等周边历史文化资源外,还有他一直关注并希望带回施家岙的142个“全国濒临灭绝的剧种”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戏剧精品。

  革新:“越剧小镇”不止于原本的越剧

  2018年3月24日,郭小男邀请来11个国家的戏剧专家、戏剧节总监参加越剧小镇“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这些外宾中,大部分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戏剧节的负责人。“它不仅仅是越剧的了,它是世界戏剧形态的,如果哪个国家带来它自己的戏剧展,那我何乐不为呢?我把几个工坊都给他。他越带东西来,来的人越多!就像十天的乌镇一样,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那文青真的蜂拥而至,它那几天的收入是爆增的。你只要有项目你就有人参与。”

  在论坛期间,欣赏娘家戏班演出,感受澄潭江春色,参观嵊州越剧艺术学校,郭小男急切地想把越剧小镇的核心文化和人居生活方式推介给11国来宾。他希望,不久后各国的经典剧目、特色演出可以来到施家岙。

  为期三天的越剧小镇“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围绕“中国戏剧与世界戏剧的互相影响”、“世界戏剧小镇(社区)发展形态”等议题展开分享、交流。多国戏剧人表达了对越剧小镇的好感和期待。

  各国戏剧专家达成共识

  巴基斯坦拉合尔世界表演艺术节总监阿斯曼?皮尔扎达认为各国的艺术交流碰撞十分重要。“Where peopl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should come and it not just perform. Most important for artist is to seat and open the dialogue with each other and that dialogue makes creative process faster and more richer.”( 世界各地的人们应该来这里,不仅仅是表演。最重要的是艺术家应该坐下来开放对话,这种对话将使戏剧文化创造的进程更加快速、更加丰富。)

  日本戏剧研究会主席毛利三弥以宝冢歌剧团和红帐篷社区为凤凰彩票官网(fh03.cc)例,祝福“越剧小镇”项目能够成功。“I hope this Yue Opera Town will be a kind of model for the world theater community.”(我希望越剧小镇将会成为世界戏剧社区的典范)

  “I think this is something amazing to learn together for the future. ”(我认为这是一件一起为了未来而学习的令人激动的事情。)罗马尼亚锡比乌国际戏剧节主席康斯坦丁?基里亚克分享了他在运营戏剧节过程中的成功经验。

  欧盟世界传统戏剧论坛创始成员莱文?科塔古瑞教授引入了经济领域中“强文化”的概念,期待“越剧小镇”找到正确的方向。“I think it’s very important to put strong culture to economical project. I use the definition the Silk Road as an economical project need to find his soul as a cultural project. ”(我认为将强文化融入到经济项目中很重要。在我的定义里,发展这个项目,应该依托新丝绸之路找到它的文化灵魂。)

  郭小男与这些参会的外国同行不谋而合。“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绝不止于简单探讨一个剧种的出路,而未来越剧小镇的舞台上也不会只有越剧传统老戏。

  首届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现场凤凰彩票网(fh643.com)

  “如果用一般俗一点的理解说,你只要有越剧你就撑住了。其实不是!越剧在我的几十年的创作当中,其实越剧早就变了它的形态。包括上海看戏,没有多少人再以剧种为划分欣赏了!是以谁演的好,以审美来选择我的看戏的方式了。我已经不选剧种了!如果再选剧种,那比例太小。我只看越剧,还有多少这样的观众呢?于是你要想你的受众在改变,你的受众在扩大的时候,你要想他们要什么!他们想听到什么,于是有了我们对‘小百花’一系列的改造。”

  论坛期间,“越剧小镇”向来宾展示了昆曲《牡丹亭》、梨园戏《陈三五娘》、越剧《梁祝》、韩国板索里《春香传》,全是花旦或女小生炫技的经典选段。剧目的挑选暗合郭小男未来对越剧产业的长远设计。“我可以大胆地说,江南民调音乐剧要出现了!在它的原乡,说你一定要坚持住维护原来的越剧风格。行,演完以后呢?好了,那么多人来,不懂越剧,他们来看的是美女产业。看的是一个美女精神,美女风格。那我们拿出来的作品,一定是最最符合这个市场需求它的。”

  3月27日,“越剧小镇”国际论坛结束的第二天,恰巧是国际戏剧日。这天,注册资金1亿元的杭州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越文创)对外揭牌。该这家公司背后的四大股东包括阿里巴巴、绿城集团、杭州远行地、浙江小百花剧团,而公司董事长就是郭小男的妻子茅威涛。“越剧小镇”、“百越文创”的前后揭牌,将逐步实现郭小男夫妻两人的心愿——打通戏剧全产业链,做出一个全新的业态。

  很显然,在“越剧小镇”,在“百越文创”的“中国越?剧场”,越剧将会开始一场全新的变革。两个新打造的平台相互支撑,提供内容循环的过程中,南民调音乐剧、美女产业将被期待成为新的流量入口。而郭小男也希望“越剧小镇”能像西区(伦敦),像宝冢(近畿)、像百老汇(纽约),做出自己的风格。在越剧小镇的公司运作中,内容作品、票房已经不是郭小男担心的内容,维持产业的连续性成了他关注的一个重点。

  “我的问题是要维护360天的演出概念,这个成本是非常巨大的。在施家岙,拿出十年工夫,在越剧原乡,做成一个更大体系的,更大体量的一个戏剧文化的一个核心。50个亿的投资你想说把它赚回来,这个事挺麻烦的。我们不是高新产业,但我们是服务业,我们是旅游业。它在于不断地运转,不断地提升,不断地加分,不断地增值。会慢慢慢慢形成这样一个,我想如果他真留下了一个叫中国越剧小镇的概念。如果能够家喻户晓,能够大家都想说我来一次,其实它已经成功了。”

  “越剧小镇文旅公司”对项目的定位很明确。越剧小镇就是要做“旅游的集散地和文化的产业”。3.68平方公里的规划中,会有很多戏台,包括三个大剧院,十个工坊。其中,三个剧场包括展示濒危剧种的“天下第一团”、圆形临水还原水乡社戏草台民俗的“晚宴剧场”、演出莎士比亚经典和元杂剧明清小说为内容的“经典剧场”。此外,还有一个两万方的,由政府投资,小镇运营的嵊州戏剧博物馆。目前,越剧小镇一期工程正在施工,“天下第一团”将最先亮相。

  在施工的同时,“越剧小镇”已经开始运作展会、活动,以增加项目的热度和活性。今年夏天,郭小男计划做一场“剡溪里的唐诗”,在剡溪上用音乐、诗歌朗诵的形式再现那些与剡溪有关的诗篇。而这之前,“越剧小镇”花海已经从三月开始吸引人流。

  “我做的是空间,我做的是生活,我做的是大家在生活里感受的另外一种不同的观剧方式。这个房产不是房地产,这个房产的全部金额一分钱都不拿走,全部做小镇。十三万多方全是小镇的业态覆盖度,(居住区)那边真的一点点。真的,我们要做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让人看看生活是可以这样的。” 在澄潭江畔,有杏花满园,有柳暗花明,有江南春色,如今又有了郭小男的桃源理想。

  村民心声:半途而废不行、期待产业福利

  “今天主要是来看花的,因为朋友圈很多朋友都在晒嘛!然后今天过来体验一下,觉得挺好看的。”

  “外面来旅游的人都很多,我们看好了,反正有钱也想来这里买别墅嘛!”

  “如果我有时间还会再来玩!”越剧小镇花海里的游客如是说。

  虽然“越剧小镇”还在施工阶段,不少嵊州市民在周末,还是驾车到施家岙踏春赏花,顺道欣赏娘家戏班的义务演出。眼看家门口的游客越来越多,施家岙的村民们也盘算起了自己的生意经。

  “越剧小镇建好了,我们这里人也多一点,我们做点生意也容易一点,钞票也能多赚一点。”卖零食的小贩,在游客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有七八百的收入。如今,隔着一条问越路,一边是施工中的越剧小镇,一边是随处可见的小吃、餐饮、农家乐的招牌。

  “哎哟,到星期六、星期天,是很多很多的人,一大堆一大堆的人来了。现在有的看花,越发得多,每天堵车!”眼下的变化让72岁的王幼庆有点感慨,她是王金水的孙女,心心念念要为越剧出点力。村里来的游客越发多的时候,老人就给娘家戏班的戏迷们送送茶水,搬搬板凳。因为土地流转了,村里劳动力大都外出工作了。她就和村里的票友姐妹一样,唱唱越剧,享受安静的乡村时光。

  在家哼曲的王幼庆

  “打工嘛,村子也有很多选择了。等到他们办起来是好的,半途而废是不行了。田又不能种了。现在的样子,我是希望他们办好!”在施家岙,像王幼庆一样,成为失地农民的,并不在少数。村子里原来的农田流转了,原来的桃梅李果也没了。这些土地被大量规划用于发展“越剧小镇”项目。

  土地流转和“越剧小镇”尚未开业的这个间隙,施家岙的不少劳动力开始外出工作。“现在主要是打工,工厂上班。远的在嵊州,近的在苍岩一块,双港电器厂有很多我们村的员工。”

  对农田、果园流转,村里有不同的声音。但是,大抵都是支持越剧发展的。“反正现在没有田好种了,就是唱唱越剧。村民走来走去,就走到我们施家岙来听戏了。”施家岙村的生产要素和越剧演出环境都发生了变化,沈红雨结束了半农半演的生活方式,她把更多时间放到了越剧上。她相信,在未来,台下的观众众会越来越多,她要更加努力。然而,村里多数人,正在从事的,是与越剧无关的工作。这些村民希望,未来生活跟越剧小镇的关联,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好的生活。

  “我清田是第二个清掉。东一点田,西一棵树。树乱七八糟的,田又不像田,清掉也好。有很多老百姓是不肯。不肯嘛,有来做工作了,结果也是清掉了。价钱高一倍。现在基本上弄好了,还有两分(地)还有果子,还没有摆平。”王幼庆回忆清田的过程,苦笑着说,不好走回头路了。

  除了施家岙,越剧小镇规划范围内的自然村还涉及澄潭江北岸的丽湖村,南岸的苍岩村、下岙村和石宕村。嵊州市甘霖镇人民政府2017年9月公示的《嵊州越剧小镇控制性详细规划》中显示,“越剧小镇”建成后,常住人口将由游客、新迁入居民、服务人口、原住民、访客5大类构成,规划合计人口量约12661人,约4220户,规划按照常住人口12661人进行相关设施的配套布局。在新增人口迁入前后,自身利益能否得到合理保障,是原住村民们最关心的问题。

  越剧小镇功能分区规划图纸

  “我们老百姓真正还没有得到什么实惠。养老保险没有交,只有少部分弄好,大部分还没弄好。只要把我们失土农民的一块解决好了。我个人意见,是全力支持办好越剧小镇的!我们希望,在旁边办办农家乐、小吃店、小笼包子,卖卖一些服装、道具。这些东西是我们的向往,是老百姓境遇得到实惠的取向。我们期待,把我们越剧小镇办得更好,让老百姓得到一定的实惠。”娘家戏班班主余兆南说出的是大部分原住村民的心声。

  未来是否可以兼顾看戏和在家门口工作?是否可以在“田园综合体”中实现农业生产的回归?是否可以和新增居民享受医疗、教育基础设施改善后的同等福利?这些问题落实到每个村民个体,或许会有不同的答案。但大家已经开始掰着手指头,计算越剧小镇完工开业的时间。“去年、今年、明年基本好了,到第四年的时候,完善这个小镇。五年全部完成,建成5A级的风景点,变成我们长三角的戏剧小镇。现在国家在前进,我们越剧也要发展,要前进。我相信通过越剧小镇我们的越剧会越来越兴旺,越办越好。”石德灿说到未来,满脸欢喜,有些激动。他期待上海、杭州的戏迷、游客也能到施家岙,到澄潭江畔,看看美景,听听越剧。石德灿的心愿并不遥远,2020年高铁将落地嵊州南站。长江三角洲交通一体化,将给“越剧小镇”带来不一样的覆盖度。

  2020年嵊州90分钟、180分钟交通圈

  从“女子小歌班”到“娘家戏班”再到“越剧小镇”,澄潭江畔这片土地上的居民和越剧已经结下了近百年的良缘。在不牺牲农民利益的同时,让越剧小镇走一条“文化+旅游+农业”的新路。在商业层面,自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的风险。但对越剧而言,更多资源的配备,更多资金的投入,这样推陈出新、打造精品的良机,错过岂不可惜?

  “不着急,肯定有一点说清楚了,做什么吆喝什么。但是肯定大家做戏是要有人看的。他做得下去就做,做不下去换人。但你如果真准备做,你就咬紧牙关做下去。学学美第奇家族,学学教皇,教皇有钱有势,美第奇家族有钱有势,美第奇家族不把自己当作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他请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来做。这就是我给绿城金主的一个忠告。”应邀参加“越剧小镇”系列活动的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沈林一针见血。

  沈林参加越剧小镇论坛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陈瑞 实习记者:覃智强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